当代摄影新锐: Alexander Binder 隐匿于真

2020-05-22 申博调查 76885次阅读 

生于长于德国西南端黑森林的 Alexander Binder ,密不见光的针叶林所编织成的幽影幢幢是每天挂在他眼帘下的风景。也许在游客心中德国黑森林是由童话与城堡所建构的世外桃源,但对Alexander来说,家乡独一无二的景緻既是灵感的来源,却也同时是困乏无趣的牢宠,欠缺新知的刺激;Alexander最大的娱乐便是在镇上的影带出租店寻找各式各样的恐怖片,反覆地看着 Tobe Hooper 的《 德州电锯杀人狂 》一遍又一遍,沉浸于黑金属嘶声狂奏里。

自製镜头捕捉荒野传奇

明亮与黑暗瞬间交错的剎那,视觉挣脱理性绳索如脱缰野马飞跃,在错综的颜色与线条形体扑朔迷离间,激起尚未发掘的记忆,深处的恐惧如同掩藏于极地洋面下的广漠冰山,在适应光线转换、重新调校瞳孔焦距之前,排山倒海一倾而出。早已忘却的,在襁褓时期所听闻过的乡野传奇、魔幻神话,不可触知却在唇舌耳颊间窸窣絮语,想要置若罔闻却又总是在午夜雾起时如网如咒扑天盖地而来的畏怯惊颤与迷信禁忌,都让毛细孔倏地紧缩心跳落了一拍。这或许就是Alexander Binder所追求瞬眼惊惶吧。对不到焦点的画面、浓重却又无痕晕染的色块,找不到解释的根基,却似乎忠实掌握了心底潜藏的黑暗实象。


▲Infestation / Intrusion

Self-built lenses to capture the wild

人口密度低加强了人与自然的联繫,成人对孩子的放任态度也给了他专注于自我爱好的空间。自十二岁开始,他就往来于林荫密道,收集各种动物的尸骸,飞禽地鼠之类必不可少,鹿的头骨和对角也是他为数众多的珍藏之一。

十四岁时母亲给了他一台简便的塑胶相机,自此摄影成了他的爱好。金属乐文化里,经常将自创的神话与乡野传奇与音乐结合,同时讲求现场表演所营造的戏剧效果。Alexander Binder就从热爱的金属文化和恐怖电影寻找灵感。他的模特儿通常是他熟习已久的朋友,而父亲就是他最好的模特儿之一。三五好友一起走入山林踏上摄影行程,通常长达数小时甚或数天。身上只携带着最简单的行囊,包括相机镜头和戏服面具,等待灵感与气氛结合时刻的同时,踏在落叶残枝上的脚步也引领着他们朝幽闇之心冒险。

他所呈现的,介于人与兽,如荒野神灵的存在,就像英国艺术双人组提姆‧诺博(Tim Noble)和苏‧韦伯斯特(Sue Webster)的雕塑,由标本、尸体、骨骸所堆砌,投影出人的形象,将死亡的隐喻包装在人形的影子里。Alexander Binder跋涉山林、出演幽怪,更是直视人性影翳的唤灵祭。


▲Infestation / Intrusion


▲Infestation / Intrusion


▲Traum II / Dream II

(Alexander Binder的镜头都是自己DIY?!)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