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 中国

2020-02-14 媒体中心 76206次阅读 

週四 2014-10-16木子金真
我要与你于这夜分手。回望过往30年的相互恋爱和共同生活,我觉得应该写下一些话来表白我的心迹,也好让你明白我为什么决意离你而去。

1984年,你说要对我追求,而我对你却只有朦胧陌生的印象。

那时你还是个不起眼的穷小子,穿着朴素的中山装。我却是大家闺秀,一身华衣,在歌与舞蹈中长大。

但你诚恳地告诉我你虽然穷,但你有理想,会努力进步。我有点被你打动。所以,虽然要吃力地去听懂你的口音,却要勉强着自己学你讲的话。

有一天,你一脸认真地给我朗诵北岛的诗句:

「告诉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一字一句,真真切切地震撼着不曾勇敢过的我。眼前彷彿浮现着一个有热血和追求的大好青年。

我望着你那黑色的眼眸,说:「好吧,我相信你 。」

1989年,我们一起喜欢过的海子走了。我问你是不是时代要变了,但你倔强地说你不相信。

那一年的六月,我每天都对着电视萤屏,以泪洗脸。既盼望又担心在远方的你。要不是那一个无眠的夜晚,我也不会明了我曾爱你如此地深。

后来,你回来了,但你淡淡地说毕竟理想不能当饭吃。我知道那夜之后,你变了,屈服了。但我知道我的责备无补于事。于是,我只默然地站在你身后,看你远走。

1997年,你意气风发地上门来了。你不再穿中山装,而是换上了一身笔挺的西装和油光的皮鞋。眼前人熟悉又陌生。

我知道这就我一直在不安等候的一刻。在雨夜绵绵中,我举起伞,半信半疑地跟你走。

但,跟你走,也失了我的自由。

你不再那样温柔,开始以家长的口吻说话。总要指点我的生活,教我做人。
记得吗?我曾问你:「是我还没学会长大,还是你老得太快?」

你没回答,只是说你已执意向前走,不回望那段往事。

知道吗?或许现在的你很富有,却不再有那颗年轻跳跃的心。 你说你会供给我一切物质的享受,也许真待我不薄。但这是否就是我们当年山盟海誓的全部?

我很想让你知道我的渴望。渴望我们从前有过的,对自由的嚮往,对理想的追求。

你我已渐行渐远。请不必担心也不要勉强挽留,我再不是当初待字闺中,不谙世事的那位。我已坚强得可以孤身出发,走我的长途远路。
...

请将手放开。若我们真的曾相知相爱,这是我最后的要求。别了,中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