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止酷刑声请咁简单?《禁止酷刑公约》如何保障港人人权(一)

2020-02-19 媒体中心 76438次阅读 

週五 2016-03-18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
今年一月时特首被传媒追问会否「退出」《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下称《禁止酷刑公约》)时,回应了会考虑,而前保安局局长李少光更于人大政协两会期间,建议中央政府谘询港府是否退出《禁止酷刑公约》,企图藉此拒绝处理任何酷刑声请,以「解决」「假难民」问题。事实上退出《禁止酷刑公约》是否就能解决有关问题?非也,因为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香港仍有责任审核酷刑声请,而不能将有可能遭受酷刑、不人道待遇或迫害的寻求庇护人士遣返原居国家。此公约按《基本法》第39条适用于香港。

《禁止酷刑公约》保障港人多方面人权

另一方面,虽然「酷刑声请」与《禁止酷刑公约》相似,但只是《禁止酷刑公约》其中一部份;《禁止酷刑公约》其实从多方面保障香港人的人权,包括执法机关权力有否得到制衡、执法人员使用武力是否恰当、不同政府部门对小众的处理会否导致不人道对待、甚至有否充份防止家庭暴力等。

我们一连几日,与大家认识一下,到底《禁止酷刑公约》及其机制,关注香港那些人权状况。

警方执法一直是《禁止酷刑公约》关注焦点

其实早于1992年,《禁止酷刑公约》已适用于英属香港;而中国政府亦于向联合国秘书长表明,此公约于主权移交后继续适用于香港;而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亦分别于2000年、2009年及2015年对公约于香港的实施情况提出审议结论,当中不少亦与警方执法机关相关;其中2009年的审议结论就关注到:「有人指称在羁留设施内脱衣搜身时受到侮辱。」并要求警方需在有合理和清晰理据情况下方对被羁留人士进行脱衣搜身,并应以最低侵扰程度的方式进行,亦应提供独立机制,监察该搜查行动。

审议结论未有指明任何事件;不过于有关报告发表前一年2007年,七名利东街保育人士被捕回警署后,被要求剥光猪搜身,并受到侮辱;事件于当时引起社会猛烈批评,认为此举有违人权;适值当时《禁止酷刑公约》审议在即,警方罕有快速地于2008年7月推出三级制指引,清晰订明搜身範围,回应社会诉求。

而2015年禁止酷刑委员会的审议结论中,就点名关注2014年为期79天的「佔领运动」期间,有报道指超过1300名市民受到警方的过度武力(包括过量使用催泪气体、警棍以及胡椒喷雾等),当中有约500人送院处理。委员会亦关注到,有警员被指恐吓示威者会对其进行性暴力,以及对反佔领人士对示威者施行的暴力表示关注。

于2015年发表审议结论前半年,委员会亦向港府提出其关注议题(List of issue),其中亦点名指出于佔领运动期间,一名行动者曾健超更被七名警员拖至一「暗角」殴打达四分钟之久;于提前佔领期间,有被捕人士投诉警方未有提供食水和食物,连上厕所及与律师接触亦受到阻挠等不人道待遇。

可见,委员会关注上述警方于和平集会时所採取过度武力,以及拘留时的不当行为,除了保障香港市民的人身安全,亦希望能确保被补人士的基本法律保障,从而有助保障市民公平审判的权利及表达自由。但其实对警方执法的不当,设立独立的监察体制才是有效的做法;委员会对这方面又有何监察呢?我们明天与大家继续认识。

延伸阅读:
国际特赦组织:世界看似和平,其实暗藏酷刑
国际特赦组织:当市民面对酷刑或不人道待遇……
政制及内地事务局:香港政府有关人权公约的报告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