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农学记No.17】田埂我的哲学之道

2019-08-18 申博天下 76242次阅读 

 

文 / 陈蔼文

2008.5.7.

5/4这天,我第一次一个人到公田,难得在台中停留较久有空档,很想在黄昏时分到田里散散步,于是我走路、搭公车、再走路,花了将近一小时时间,才抵达我们的公田。

因为要送几个别人寄放的穴盘到公田里放,所以有了好理由前往,田里的自动浇灌设备其实已经可用,我们并不需要再早晚去浇水,但真的很想早晚去田里看看。虽然前一天才上课,虽然明明知道并不会有很大的改变,但还是想去走走。

有一个奇妙的念头是,想去跟田说说话。


  

由于最近思绪杂乱了起来,很想好好梳理一番,但找不到适合的人说话,最后想到的竟然是田里的菜苗们,我想,或许他们可以给我一些答案。

 

本来还穿着凉鞋,由于把穴盘放进覆盖网里后,想用土把网子埋得密一点,穿着鞋怎幺使脚都拨不动土,索性还是把鞋脱了,打赤脚,用脚趾头拨土,用脚掌压土,果然顺利许多。


一旦打赤脚,就很想整个田里都走走了,因为田沟里都是泥的,走上去肯定要下陷,打赤脚绝对比穿鞋适合得多,所以忍不住走了起来。

 

突然有种感觉:啊~~或许这就是我的「哲学之道」吧!

 

什幺是哲学之道?简单的,是让你可以想事情的地方;深一点的,是让你可以与自己心灵对话的地方;高超一点的,是让你可以酿出一番哲理给世人参考的地方,这些是我的解释啦。

 


以前总想像是树林里一条绿意盎然、可以轻轻鬆鬆散步的路,如梭罗的湖滨散记那样唯美的画面,哲人们总是固定时间走出来,在其步伐移动间,就领悟了许多有的没的道理,不是吗?

 

此刻,我看着我的田,那幺老实、那幺诚恳、那幺专情地对待我,我看着这条田埂,那幺适合我的双脚踩踏,我对它那幺有安全感,踩在上面那幺舒服,突然心念一起:这,就是我的哲学之道吧!


我当然不是哲学家,但我经常有思绪、有想法要整理,三不五时,需要跟自己的心说说话,所以,自然也需要一条哲学之道,在需要静静移动步伐的时候。 

其他农人们也是吧!说真的,能以田埂为哲学之道的人,我认为是最幸福的人。

上一篇: 下一篇: